黄祸论

青岛(2):黄祸论

前面提到的德皇威廉二世对中国人并没有好感,他一直都是黄祸论的倡导者,主张对中国强硬,是我们所说的不折不扣、穷凶极恶的“帝国主义者”。

他手下出过两个惊动世界的大人物,一个是首相俾斯麦,另一个则是纳粹魔头希特勒。另外,威廉二世还是一战的策划者和闪电战计划的创始人,后来希特勒的闪电战只是抄袭而已。需要说明一下,威廉一世并不是威廉二世的父亲,而是他爷爷。1888年,威廉一世驾崩,随即传位于皇太子卡尔(腓特烈三世),但此时的卡尔身患喉癌,已到晚期,几个月后病死。于是皇位再传给当时29岁的威廉二世。威廉二世推行的军国主义扩张政策,符合当时德国统治阶层的需求。他积极开拓海外殖民地,借口在山东巨野的传教士被杀,武力强租了胶州湾。

Postkarte aus China

原本的德意志民族是一盘散沙,统一比较晚,到了俾斯麦后期国势崛起之时,地球上落后地区的殖民地早已被其他欧洲列强瓜分完毕,所以德国的扩张必然会与其他列强发生冲突。海外殖民需要强大的海军,他通过新的海军方案,实施提尔皮茨计划,以加快帝国海军扩张,赶超英国。他对英国的敌视态度与俾斯麦的亲英政策发生冲突,导致他最后炒了俾斯麦的鱿鱼。

Boxeraufstand Quelle: Wikipedia

义和团运动中,德国公使克林德在北京被清军射杀,威廉二世决心报复中国,派遣对华远征军2万多人,由瓦德西元帅指挥,后来瓦德西又成了整支侵华联军的总司令。不过瓦德西启程的步伐有些缓慢,这就苦了那些正在中国受难的洋人。被围困在北京英国领事馆里负隅顽抗的洋人们,每天都在盼星星盼月亮,等着瓦德西早日来解救他们。这支部队抵达中国时,战争已经结束了。

Krieg in China Quelle: Wikipedia

青岛,2019年九月 黄剑辉

德国神话

青岛(1):德国神话

中国人所津津乐道的德国神话,就是青岛的下水道系统,把德国人吹得神乎其神。   由于学德语的缘故,我与德国人打交道还真不少,还曾在珠海的德国企业工作过三年时间,销售电网供电设备。大家都说德国人刻板、严谨、做事有计划,但我见过很多德国人都并不刻板,他们有些还诙谐幽默。至于严谨、有计划,这是很多西方人的普遍性格,只不过德国人在这方面更加突出而已。与他们谈工作,他们通常会一板一眼地将计划写下来,以防遗忘。   德国人占据青岛的时间并不长,前后只有17年时间,当年建设的城区面积不大,他们所建造的排水设施规模也不算大。青岛极少发生内涝现象,主要与它的地形和靠海的地理位置有关,当然排水管网也是功不可没,但国人却将这个排水设施神化了,以致于以讹传讹,成了一个神乎其神的神话。今天青岛的城区扩大了许多倍,德国人的排水系统的容量只占今天总容量的百分之几而已。尽管如此,但必须承认,他们对于城市排水的理念是先进的,到了今天仍然值得我们借鉴。

Qingdao nach 1914

国人吹嘘德国的另一个神话,是一位普通磨坊主人告嬴了德国皇帝威廉一世的诉讼案威廉一世想在柏林附近的波茨坦建造一座豪华行宫,他发现行宫不远处的一间磨坊十分碍眼,将好风景挡住了。皇上于是找来内务大臣,让他去给磨坊主一些钱,希望能把磨坊拆掉。但是磨坊主不愿意拆,于是便发生了他与德皇那桩著名的诉讼案。这个故事成了“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最好例证。保护私有财产是英国政治学家约翰·洛克倡导的价值:绝不容许当权者的权力扩张到公共福利的领域之外。

Kaiser Wilhelm I

我们现在知道这个流传甚广的故事并非史实,属于张冠李戴的错误,它也曾在欧洲以讹传讹,就变成了后来的版本。该磨坊在1736年获得许可兴建,而无忧宫是在1740年开始建造的。磨坊主和后来的威廉二世——弗里德里希·威廉·霍亨索伦之间的确有过法律纠纷,但纠纷的起因却是威廉二世很喜欢那座磨坊,并不觉得它遮挡风景,反而觉得它对无忧宫起到了装饰的效果。事实上,纠纷源于无忧宫的院墙太高而挡住了磨坊的风,磨坊主因而要求国王批准他换地方重建一座新磨坊,费用当然要由国王出。虽然威廉二世最后批准了磨坊主兴建另外一座磨坊,却不允许原来的磨坊停止运营,为此他还因此减掉了磨坊的租税。磨坊后来的一系列修缮几乎全都由普鲁士王室出钱,包括前面提到的拆除并重建。

Schloss Sanssouci

这座象征司法独立和公正裁决的古老磨坊,至今仍矗立在无忧宫旁边。前两年我去无忧宫参观时,也因此问过里面的工作人员关于这个传说的一些细节。虽然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存在谬误,但它所传导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之理念,则是在西方深入民心的物权法的立法宗旨之精髓。

Sanssouci 1746

青岛,2019年九月 黄剑辉

大洋入口,海运新星——威廉港

威廉港是以港口作为主要功能的年轻城市,也是德国天然水深最深的港口和德国最大的军港和石油转运港。2012年9月,亚德港(JadeWeserPort)集装箱港区建成投产。这是德国唯一一个使超大型船舶能够不受潮汐限制、全天候满载挂靠的港口。2017年5月21日,中国驻汉堡地区总领事到达威廉港,参加海洋联盟成员: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第一艘1.9万箱集装箱船“中海北冰洋号”首挂德国现代化深水海港威廉港纪念仪式。这标志着这两个关系密切,渊源颇深的国家(港口)在新时期“一带一路”的倡议下又催生出了更加广泛密切的合作。

JadeWeserPort

大洋入口,海运新星——威廉港 weiterlesen

世界上第一所导盲犬培训学校

一个初夏周六的下午坐在大里和舍友一起吃,一边闲扯一翻看着桌上散落的报纸,却在无意看到一很老旧的盲犬照片。仔一看才知道是世界上第一所盲犬培学校100周年念,而且就在个德国的西北小城Oldenburg。于是就很兴奋的很舍友聊起了关于狗狗的电影,书籍还有漫画以及各种名犬的毛色和性格。

世界上第一所导盲犬培训学校 weiterlesen

火猴 迎春

火猴迎春——奥尔登堡中国文化周展览活动

为感知中国传统年文化提供互动平台

丙申猴头,火猴迎春。中国农历大年初一(28号)上午十点,在奥尔登堡市文化中心为期五天的China in WortBild und Schrift中国文化周展览活动拉开了帷幕。50多位中德友人欢聚一堂在展览活动开幕之际,共同迎接新春佳节。 火猴 迎春 weiterlesen

双子城 Zwillinge

在2014年春天,搬来新宿舍的第二天就在厨房了看到了公用冰箱的牌子—LiebHerr。 我又念了好几遍LiebHerr ,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后来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小时候家里用的青岛产的利勃海尔电冰箱的牌子吗。只是后来就改了名字 从利勃海尔变成了海尔,但是还是音译,一下子就找到了童年翻冰箱找雪糕的快乐日子。作为一个青岛人,这倒是最熟悉的名字。这个Liebherr冰箱这也是在异国他乡对我最好的一个见面问候。
查了一下wiki,后来详细的了解这个公司和青岛公司的合作过程。

双子城 Zwillinge weiterlesen

德国人喝咖啡

这个月的×号,请你和太太来我们家喝咖啡,这个邀请一般会提前几周发出。

您,一定会奇怪喝个咖啡也要邀请?

咖啡这件事就像中国人喝茶。在德国,办公室里面能喝,食堂也有供应,餐馆,酒吧,咖啡馆那更不用说了,

再不地,冷不丁的在火车站,地铁站的角落还会冒出个自动咖啡机。这楼里的,街边,巷子里,角落边,都能喝,为什么还非得去你家喝呢.

德国人喝咖啡 weiterlesen

暖暖火锅香

Feuertopf in Oldenburg

在异国他乡,唯有美食可以将我的胃口和家乡的味道相连接。那种感觉足以使久久的思念得到短暂的释怀,虽然独自一人是会有一些多愁善感,但是一帮人在一起时候去可以将这种隐隐的心痛暂时的回避。

夏末的一个傍晚,几个德国学生还有几个中国学生,我们一起相聚在上海餐馆。中国学生会同HGAS一起组织了一期以火锅为主题的Kulturabend15位同学围坐在三只大铜炉火锅的周围,听着老板张勇给我们讲解火锅的流传,先从锅的起源开始,再到元朝成吉思汗的时代,德语汉语不时的转换着。只是没有想到,我们在这样一个小餐馆里接触了这样一段历史故事。

暖暖火锅香 weiterlesen

【漫步奧爾登堡博物館】系列之一 藝術與文化史國家博物館

Landesmuseum für Kunst und Kulturgeschichte Oldenburg

『這裡有餐盤而無食慾。有結婚戒指,然,愛情至少已三百年未獲回報。

「博物館」,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 1923-2012

走進Schloss Oldenburg(奧爾登堡宮殿)立時想起此詩句。Schloss現與Augusteum Prinzenpalais同屬奧爾登堡藝術與文化史國家博物館。該館創始於1921年,兩年後在奧爾登堡宮殿開館,1981Augusteum館加入,2003Prinzenpalais館也加入成為該博物館的一份子。三間具輝煌歷史的舊建築物,皆完整保留,並依序成為為公眾開放的博物館,總計有超過三萬多件收藏,其中包含繪畫、圖像及各類具人文歷史意義的工藝品。

Oldenburg2015 031 - Kopie
Oldenburger Stadtschloss

【漫步奧爾登堡博物館】系列之一 藝術與文化史國家博物館 weiterlesen

静水流深

The water is wide

我非常喜欢听的一首大提琴曲子名字是《The Water is Wide》,悠扬的的如同浓浓的蜂蜜涂抹在午后芝士蛋糕上。说起芝士蛋糕,来到Oldenburg两年了,最喜欢吃的是在Lappan的一个小巷子的二楼咖啡厅那里。其实这边的咖啡厅几乎全部都是自己制作的蛋糕,整块的,小杯的,水果的,巧克力的,还有罂粟籽的蛋糕(当然在中国是绝对禁止的)。再配合之千奇百怪的小面包,估计每天不重样的得吃上几十年的精美下午茶。 静水流深 weiterle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