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入口,海运新星——威廉港

威廉港是以港口作为主要功能的年轻城市,也是德国天然水深最深的港口和德国最大的军港和石油转运港。2012年9月,亚德港(JadeWeserPort)集装箱港区建成投产。这是德国唯一一个使超大型船舶能够不受潮汐限制、全天候满载挂靠的港口。2017年5月21日,中国驻汉堡地区总领事到达威廉港,参加海洋联盟成员: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第一艘1.9万箱集装箱船“中海北冰洋号”首挂德国现代化深水海港威廉港纪念仪式。这标志着这两个关系密切,渊源颇深的国家(港口)在新时期“一带一路”的倡议下又催生出了更加广泛密切的合作。

JadeWeserPort

威廉港的市徽上是一个身着红衣、一手半举圆形盾牌、另一手持长矛的弗里斯1,市徽背景为金色。弗里斯人的形象从中世纪以来就是这一地区的象征,1949年后被正式定为威廉港的市徽。

Modell eines Friesenhauses

威廉港的地貌以平坦的低湿地为特征,这片低湿地是全新纪时期才形成的土地。因此,威廉港的平均海拔仅为海平面以上2米,必须通过防洪堤防止大浪涌入城市。此地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丰富活跃的人类活动,他们建造高脚木屋,打井取水并且畜牧牛羊。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海岸文化和生活方式。特别是当地的皮制高帮木鞋和早期的皮鞋让人印象深刻。城市中的海岸博物馆(Küstenmuseum)生动形象的将整个威廉港地区的发展变化展现在大家面前。

1853年7月20日,缺少一个北海港口的普鲁士王国和奥尔登堡大公国签署《亚德协议》,购买一片313公顷的土地,用于建设普鲁士海军的根据地。1869年,这个城市以普鲁士国王、即后来的德意志帝国皇帝之名命名。从那时起威廉港就成为了普鲁士王国的一块飞地,也成为了普鲁士走向公海的起点。这里不但有海军的指挥基地和母港,还有闻名于世的战争造船厂(Kriegsmarinewerft),后来德意志帝国海军的很多重量级战舰都是出自威廉港,比如俾斯麦级的提尔皮茨号等等。

威廉皇帝大桥(Kaiser-Wilhelm-Brücke) 于1905至1907年由德国MAN公司建造,总跨度为159米,高9米。当时它是欧洲最大的平旋桥,至今仍然稳居德国同类桥梁之首。这座大桥以德意志帝国的皇帝威廉一世命名,他的孙子威廉二世于1907年8月29日为这座桥揭幕。大桥在遇到船只通过时可以以两个桥墩为轴,左右两部分分别旋转。造型美观,设计巧妙,是当地的一个重要名片。

Kaiser-Wilhelm-Brücke

威廉港还有一处必看的景点就是德国海军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收集和保存了介绍1848年建军以来的德国海军史的展品,展览分为三个部分:长期展览、室外展区和临时展区。其中长期展览又分为三个展区:19世纪的德国海军、世界大战期间的德国海军和二战后的德国海军。博物馆的馆址包括始建于1888年的威廉港帝王造船厂旧址、相邻的约3000平方米室外展区以及港口边的泊位,现在泊位上停靠着鱼雷驱逐艇“魏耳海姆(Weilheim)”号、D186“莫尔德斯号(Moelders)”驱逐舰和U10型潜水艇供游客参观。

威廉港别名“泥岛”(Schlicktau或Schlicktown),之所以冠以“泥”,是因为威廉港靠海、两面被大片泥滩所包围,而“岛”字来自以前的德国殖民地中国青岛(德语旧写法:Tsingtau)。在德国殖民时期,派往青岛的德国海军第二营(海军陆战队)士兵主要来自威廉港。1916年4月,著名的德国海军随军作家戈尔希•福克(Gorch Fock)跟随船只在威廉港逗留的时候所写的日记中就用到了这个别称。因为两个城市不但在地里条件和区位优势上相似,而且又有久远的历史渊源(两城中曾经有很多相同的路名)1992年威廉港和青岛正式缔结了友好港关系。2016年,两港还签署了《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从此威廉港和青岛港的全方位合作更加强化,未来的发展也更具有潜力。

1 弗里斯人:Frisians 西欧民族之一。约41万人(1978),主要分布在荷北部的弗里斯兰、格罗宁根以及西弗里西亚群岛;另一部分分布在联邦德国的西北部(包括东弗里西亚群和黑尔戈兰岛)和丹麦西部的北弗里西亚群岛。属欧巴人种。